手底真章鑄俠骨

——側寫雲中岳

 

雲中岳,本名蔣林,廣西省南寧市人。筆名取雲中山岳隱約飄緲之意,代表其灑脫無著的人生觀。生於一九三○年,父親經商,甚有家聲,有兄弟姐妹五人,兄、姐、弟、妹各一。十七歲從軍,一九四九年隨軍隊來臺,,至一九六四年始以少校軍階自陸軍某秘密單位退役。一九六三年,尚在軍中的雲中岳即寫出了其生平第一部武俠作品《劍海情濤》,由黎明出版社出版,當時即甚獲好評,退役後專事寫作武俠小說至今不輟。提起創作武俠小說的動機,雲中岳爽朗地說:「身為軍人,長期隨軍隊奔波於大江南北,沒事也看武俠小說,於是有些在役軍人會投入武俠小說寫作行列,眼見許多武俠小說作家亦為軍人身份,在你能我也能之心態下,就產生了投入武俠創作的念頭。特別是寫出了第一部武俠小說《劍海情濤》,即頗為暢銷,再加上當時寫武俠小說的收入較其他行業豐厚,就一直從事武俠小說創作至今了。」

由於當年臺灣的武俠小說多不重視情節的時空背景,往往引來學者譏諷,再加上雲中岳本人對於歷史的濃厚興趣,因此雲中岳的每一部武俠小說都會特別注意交代其歷史背景,甚至在與小說情節關涉的史據考證上下了極深的功夫。特別是對於明代的史實,雲中岳的學養已不下於一般治明史的學者,這也是雲中岳的武俠小說的第一個特色。對於許多臺灣武俠作品時空模糊的現象,雲中岳認為這多多少少與擔心觸犯當時政治禁忌有些關連:「臺灣的武俠小說多不重視歷史背景,我想可能是怕觸犯政治禁忌(因為歷史的褒貶容易被連想,甚至直接涉及政治禁忌)。不過我並沒有去顧慮這一點,因為我認為歷史是不可改變的,不應該受政治的干預。而且我個人在寫作過程中也幸運地並沒有受到政治干預的困擾。」對於政治禁忌的擔憂的確是許多武俠作家不原去碰觸歷史問題的一大理由,然而除此之外,許多武俠作家也不願花費時間、精力去從事煩瑣的歷史考證,恐怕才是更主要的原因。

雖然武俠托言虛幻,被稱為是成人童話,但雲中岳卻在虛幻的情節人物中盡量求真。除了重視歷史考據外,對於小說中的武藝描述,一招一式都有他個人的真功夫作為想象的基礎:「因為我自幼習武,在軍中所學、所教授的也都是殺人的技巧,所以在我的武俠小說中,招式名稱只是一個形容詞,是編造出來的。但對於招式內涵的描述卻是完全有中國武術的根據。」民國來以武俠作家輩出,但真正懂武技之道的武俠作家並不多。自平江不肖生後,能夠筆走龍蛇,又能在手底下與人見真章的武俠作家實在寥寥可數。雲中岳自幼習武,在軍中又是從是秘密工作人員的訓練,他的武藝並非泛泛,實已達高手之境,所以他的武俠小說中的武術描寫也就顯得更加真實而可信。歷史與武藝的求真、求實,也讓雲中岳特別欣賞柳殘陽和金庸這兩位同行名家的武俠作品。

雖然身懷驚人的藝業,但雲中岳卻反而更加謙抑待人。他自述人生觀是:「一個人千萬不要把自己看得非常超然,必須要懂得溶入社會中。與人相處不能太過突出但也不能太過懦弱。總之,溶入社會,不要欺壓別人但也不要過於懦弱。」這種不炫學卻又能仗義挺身的想法,也正是雲中岳武俠小說中的俠客英骨的原型。

對於社會上曾有過輕視武俠小說的聲音,雲中岳相當不以為然,有著他獨特的看法:「雖然武俠小說的主要目的就是提供人們消遣,但也還是可以讓現代的人透過武俠小說而多認識古代的歷史及生活狀況。我相信武俠小說在中國文學中占有一定之地位。就如美國的西部小說,依舊有其創作者及閱讀者。我想不論是何種文學作品均賦有社會教化功能。不管其中作者個人對事物觀點之差異性,只要對社會有益即可接受,總之,我贊成多元化的文學作品與發展。至於武俠小說,我想也是如此,也是擁有和其它文學作品一樣的特別的意義及價值。」

許多作家的生平與其筆下的作品有一定程度的關連或,武俠小說家亦有相同的情況發生。例如幫派出身的柳殘陽擅長寫綠林組合之間的恩怨殂殺;而習武、教武的雲中岳當然也會在小說中寫出自己的身影。他認為自己一生的武俠小說創作中,最喜歡的作品是《京華魅影》,原因就是其中的情節描寫與他自己大半生的軍中生涯相近似,許多小說中的角色人物身上甚至都可以找到他自己的影響。

雲中岳今已年近六旬,然而身體健朗,猶似一般盛年之人。他每日仍勤於寫作,也相當重視生活方式的適度,不累於盛名更不染紅塵喧囂。他的為人與他的作品都隱隱透出一分剛毅之氣,勝似他筆下一個個形象壁立的俠骨豪客。

 


回上頁

    本站導覽中華武俠文學學會武俠相關課程通俗文學研究室兵器圖│學術史料│武林點將錄│武學源流
    武俠文化│武俠名家論談│武俠經典導讀│新武俠推薦│創作天地│說劍齋│武林公告│飛鴿傳書│聚義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