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撾)、骨朵。錘、鎚、椎

《後漢書•獨行列傳》:溫序「素有氣力,大怒,叱宇等曰:『虜何敢迫脅漢將!』因以節檛殺數人。」《舊五代史•唐書•李存孝傳》:「陣中易騎,輕捷如飛,獨舞鐵檛,挺身陷陣。」宋洪邁《夷堅丙志•婺州雷》:「面醜黑,短髮血赤色,蓬首不巾,執檛如骨朵狀。」

骨朵,本名胍肫,訛為骨朵,現代人猶稱花蕾為花骨朵。這種兵器,類似錘頭,木柄上安裝一個蒜頭或蒺蔾形的重鐵器,憑藉重力錘擊敵人。

明代的鎚與宋代的骨朵相似,但柄較短。

椎,在著名的「竊符救趙」故事中,魏國公子信陵君無忌,竊得虎符,矯詔命將軍晉鄙發兵援趙,晉鄙尚有所疑,即遭勇士朱亥取出暗藏的四十斤重的鐵錐擊殺。過了四十七年,秦始皇巡遊至博浪沙時,張良使大力士懷一百二十斤重的大鐵錐埋伏路旁,企圖行刺,而誤中副車。這種可以隨身攜帶的鐵錐,沒有固定形狀,隨使用者的力氣而製漢初淮南厲王劉長,刺殺辟陽侯審食其時,用的是一種小型的金錐。

鎚、錘,是一種帶柄的鎚狀打擊兵器。元朝蒙古騎兵善用鐵鎚,一種六稜形,稱「西夏帕耳鎚」;一種鎚頭為六角形,用短鐵鏈繫於柄上,稱「佛來爾鎚」。

清軍入關前也很喜歡用鎚,成立過鐵鎚軍,定鼎中原後,遂不復用。

撾是一種構造較複雜的兵器。宋代有兩種長兵,一種抓槍,長二丈四尺;一種抓子棒,無刃而有鐵爪,都有擊抓之作用。但這種「抓」與「撾」是否一物呢?明茅元儀《武備志》上圖示了一種雙飛撾,「用淨鐵打造,若鷹爪樣,五指攢中,釘活,穿長繩繫之。始擊人馬,用大力丟去,著身收合,回頭不能脫走。

撾兼有抓勾之作用,與宋之抓槍、抓子棒相似,但撾要拋,而抓則不離雙手;同時撾五指活動具有機械能力,被抓住即難逃脫,可輔助長短兵器之不足。何良臣《陣記》亦提到明有抓槍與抓子棒,說明「撾」與抓」是有明顯區別的兵器。

清代有一種飛爪,脫胎於棉繩套索,《中國兵器史稿》說:「此器僅一繩一爪,爪以鐵製,與人掌同;惟而略短,每指除大指外,亦均三節。第一節之端銳利有如雞爪,每一節相連之處,皆活絡,裝有極小及靈活之機關,能使各節伸縮活動,蓋每節小機括,亦有弦索通於總索也。飛爪著人,將索一抽,小機括使爪深陷入人體,敵掙奔則愈深,萬難逃脫。」估計,飛爪可能是承襲《武備誌》之雙飛撾而製,而且因明之雙飛撾不便,而改為單爪。
 


回上頁